就在陆倾城趴在秦昊身上,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,她的心脏怦怦直跳,这种小鹿乱蹿的感觉让她不知所措。她不敢看秦昊,脑袋更不敢贴着他的后背。

只是她有些好奇,秦昊的身子板也不厚实,可是对方身十分有力,尽管是背着一个人,去掉身后的背包,秦昊也要承受九十多斤的重量,可是秦昊走了许久丝毫不见大口喘气的样子。

“这混蛋是当兵的出身吗?之前没有听他说过在哪里当兵过,真不知他的一身力量从何处来的。难道说没有能力的男人都是只剩一把力气?可是也不对啊,他看似一个瘦猴精似的,根本没有多余的肥肉,哪来的力量?”陆倾城的脑子在胡思乱想,她对秦昊越来越觉得好奇。

时间过二十分钟,二人总算回到营地。就在秦昊示意倾城从背上下来之时,却怎么叫也见对方回应。

就在这时,陆欣走来,她见姐姐不说话,以为对方在装睡,于是推了推道:“姐,你搞什么,难道想一直趴在姐夫身上?”

就算如此,倾城仍然没有反应,秦昊忽然觉得不对劲,于是主动把对方放下来,接着他伸手贴在对方的额头上,感觉火辣辣的。

“陆欣,你姐发烧了,赶紧拿水来让她喝下去。”秦昊说完开始检查倾城的伤口,只见对方被蛇咬的小腿已经肿的老大。

他没有多想,立马吩咐道:“陆欣,帮我照顾你姐,我去去就回!”

说完秦昊再次回到陆倾城之前受伤的地方,他来这里并非为了拿东西,而是为了寻找之前咬伤倾城的那条毒蛇。

只是那条毒蛇早已离开,这让秦昊一时半刻很难找到它。更重要的是,现在天色越来越暗,一般人早已看不清三米以外的地方,更别提此地到处都是草木,因此想要找到那条蛇难上加难。

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难以克服的困难,不过对于秦昊来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,问题是现在他也不知道那条蛇会出现在哪里。

于是接下来他以倾城被咬伤的地方为起点,然后向四周扩散慢慢寻找,时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秦昊终于发现了这条毒蛇的踪迹。原来这条毒蛇被倾城甩开之后,它便在五十米开外蛰伏起来。

这座海岛有很多的动物,其中除了蛇类,还有老鼠和沙蟹等动物都是这些蛇类的主要食物来源。当然,这些毒蛇想逃离海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况且这些毒蛇作为岛上食物链顶端的动物,它们早已习惯目空一切,因此就算咬到了人类,它们也不会逃远。

秦昊要不是搜寻的很仔细,早已把这条罪魁祸首的毒蛇找到,现在它能活着,那是因为它伪装的太好。此时秦昊一个健步跑了过去,然后伸手捏住它的脖子。这条毒蛇还想反抗,不过一切都是徒劳。

只见秦昊用手稍稍发力,很快捏碎它的脖子。此时这条毒蛇心有不甘,它吐着血丝,想不明白为何死的这么快。

“我本来不想杀你,可是动了我的女人,所以今天你必须得死!”秦昊冷声嘀咕道。

接着他转身回到营地,见罗英和陆欣都守候在陆倾城的身旁,二女看似有些担忧,毕竟这座海岛条件有限,万一对方有个三长两短,她们都不好交代。

就在这时,二女见秦昊抓着一条蛇回来,好奇的看着他。

秦昊示意她们不要害怕,道:“这是一条死蛇,倾城之前被它咬伤,或许是我吸毒不够完,所以让蛇毒扩散了,倾城或许是因为蛇毒攻心才导致昏厥,现在唯有这条蛇的苦胆可以救她。”

“陆欣,把你姐姐的嘴巴撬开,我要给她喂解药了!”

陆欣将信将疑,然后使劲才把姐姐的嘴巴弄开。接着秦昊用匕首划开毒蛇的肚子,然后取出苦胆。接下来秦昊把苦胆撕开一个小口,然后把胆汁挤入倾城的口中。

毒蛇的苦胆不仅苦,而且还有一股浓烈的腥臭味,但就是这样一味药,很快让倾城苏醒过来。

“你们喂我吃了什么东西?好苦的味道!”此时倾城有一种想吐的感觉,可是根本吐不出来。

陆欣解释道:“姐,这一次又是姐夫救了你!”

“刚才你高烧不退,我们都没有办法,是姐夫想到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用咬伤你的那条蛇的苦胆为你解毒,你就是吃了蛇胆才没事了,所以你打算怎么感谢姐夫?”

不等陆倾城说话,秦昊插话道:“不用谢,我应该的!你好好休息,等明天或许就痊愈了。”

倾城点点头,然后在自己的帐篷中好生休养。原本大家以为这个夜晚会过得很开心,就在同学们吃了晚饭之后,大伙围着篝火载歌载舞。

三个男同学拿出自己的杀手锏,希望能够博得班内女生的关注。只见三人卖力的跳起了街舞,这种舞蹈充满了时尚和动感,在现代年轻人中十分受追捧。

不过秦昊对这种西方舞蹈并不看好,在他看来,东方的舞蹈具备柔美和曲线,这种美才是真正的美。

赵印见秦昊不屑的眼神,当即挑衅道:“秦哥,你似乎对我们的舞技很不服气,既然如此,不如你和我们比划比划如何?让同学们看看到底我们谁跳得好?”

秦昊微微一笑,应道:“老弟,我没说你们跳得不好,也没说我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