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快速流逝,半年后。

哇哇哇哇......

随着婴儿的啼哭声响起,标志着一个新的生命诞生。姜兰忍痛看着医护人员,“医生、护士,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护士提醒道:“姜女士恭喜你,是公主!”

姜兰一听,顿时大吃一惊道:“不可能!怎么可能是女孩,之前做检查不是说是男孩吗?你们是不是看错了!”

医生示意护士把小孩送到姜兰身前,“姜女士,你自己看清楚了,确实是公主!”

姜兰仔细一看,果真是女孩,顿时一口气上不了晕倒了。接下来医生护士一阵忙活,姜兰总算缓过劲来。

她睁开眼睛,看向自己的女儿,此时此刻她怎么想也不明白,为何检查的时候是男孩,生出来后竟然变成女孩。老天跟她开了一个大玩笑,接下来她甚至不敢面对家人和秦昊。

“医生,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?之前的检查明明是男孩,为何突然会变成女孩呢?”

此时的姜兰神志有些恍惚,她看着医生,一副生无可念的样子。

医生见多了这种情况,安慰道:“姜女士,其实你不用这么悲观的!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还有重男轻女的细想?再说了,检查只是查看母体的孩子生长发育的状况,对诊断男孩还是女孩其实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要知道,胎儿在母体中用脐带连接着胎盘,这会干扰医生的判断。所以如果有医生告诉你是男是女都不要太过在意,毕竟都是你的孩子。”

姜兰听完,似乎好受一些,没错,就算生的是女孩,那也是自己的骨肉。自己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就把自己的孩子丢弃吧,这是不可能的。

初为人母,姜兰对孩子的爱甚至超过她的生命,所以这个孩子她一定要好好养活。

医生见姜兰心情平复过来,于是示意护士把人推出产房。此时姜兰的父母等候在产房之外,老人见母子平安,立马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,然后再给女儿送来鸡汤补补身子。

姜兰生孩子,作为丈夫的秦昊原本要来守着自己的女人,可是他并没有现身。此时他正忙着炼制丹药,所以根本不能前来。

不过当他得知姜兰要生孩子,于是让自己的父母带着礼品还有小孩子的生活用品来看望母子二人。

秦禹夫妇得知姜兰生的是女儿,二老脸上并未表现出异样。

“亲家母,这孩子长得真漂亮,长大以后一定和姜兰这孩子一样漂亮!”陈丽华喜笑颜开,接着把一个大红包塞到孩子襁褓之中。

姜兰的母亲龚氏强颜欢笑道:“亲家,真是对不起!都怪我这女儿没用,没有给你们老秦家生下一个儿子!”

陈丽华道:“亲家母,你不要怪姜兰,生女儿生儿子都一样!生儿防老那是八百年前的事了,如今我们都是踏入修真界的人,所以生什么都一样。其实我更喜欢女孩子,毕竟女孩子才是小棉袄,不像男孩子大大咧咧,总让人操心!”

龚氏听陈丽华这么一说,顿时欢笑道:“亲家这么想就好了,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

“对了,秦昊什么时候来看姜兰,这孩子都生下来了,他总不能看都不看一眼吧!”

话语中,龚氏对秦昊有些埋怨之意。

陈丽华连忙解释道:“亲家母,你错怪我家秦昊了,这孩子一听姜兰要生孩子,就让我们买东西看望儿媳妇,你说他能不关心她们母女吗?”

“其实秦昊这孩子还在炼制丹药,你知道的,现在炼制丹药不容易,若是失败的话,损失的可是很多钱。一颗仙丹的价值不用我多说了吧,就算一个超级势力倾尽所有也买不起,所以这种损失能避免就避免了吧!”

龚氏还想说话,不过被姜父阻止了,“老婆子,你干嘛说那么多,秦昊这孩子这么优秀,他以事业为主,我们应该多支持他,而不是给他拖后腿!”

龚氏只好点点头,此事算是告一段落。

只是时间一晃过去半月,姜兰母女从医院妇产科回到昆仑仙境,见没有人来接她们,顿时忍不住眼泪直流。

龚氏见女儿难过,终于忍不住爆发了,她带着人来到秦昊的炼丹处,然后破口大骂道:“天谴的秦昊,你还是个男人吗?自己的女人生孩子自己不看一眼就算了,现在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回家了,你竟然也不亲自迎接,这还有王法吗?”

此时围观秦昊炼丹的人有很多,这些人都是各方势力的大佬。众人见龚氏竟然破口大骂秦昊,顿时一道道灵压向她笼罩过来。

此时的龚氏感觉泰山压顶,呼吸十分困难,好似自己的肺随时都可能爆炸。

最后还是联盟圣殿的大长老陶朱出面说话,“夫人,你有什么话为何不能在我们殿主把丹药炼完之后再说?”

“生孩子本是女人的事,难道你要因为一个孩子让整个修真界蒙受重大损失?这个责任你能承担得起?”

“据我所知,当年你们姜氏为了巴结殿主,做了很多不光彩的事,殿主不跟你们计较这是十分的仁慈了,若是你们得寸进尺,可别怪我把你们当年的丑事说出来!”

龚氏有女儿撑腰,不服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敢在这里教训我?我女儿可是那秦昊明媒
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