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入怀

闻言,呼吸猛然一紧,白小艾扯唇,僵立在原地,干笑道:“乔少,我生理期,不方便。”

“是吗?”乔铭赫浓眉轻挑,眸光犀利中又带着一丝玩味。

“不信?”迎着他那样似什么都能看透的眸光,白小艾争气的没有露出任何破绽,伪装沉着的挑起了眉,笑意浅浅绵绵的挂在唇边。

乔铭赫扫了一眼她放在腿侧纤长的指,深邃的眸中染上一抹笑意,定定凝视向她清澈的美眸。

白小艾被他这样似笑非笑般的眸光盯得一阵心虚,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。

“逗你呢!”就在她以为他根本不信,还是会留下来和她一起沐浴时,乔铭赫却薄唇微启,唇边笑意随着他此话一出深了几分。

看着男人拿过架子上的一条纯白浴巾,优雅的转身,往外走时,白小艾暗暗的舒了一口气。

幸好,幸好刚刚急中生智,谎称生理期来了。

这样,她就不用和他一起共浴,就算一会儿同床,也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事了。

乔铭赫去了隔壁衣帽间的浴室,他刚刚进去,本就只是要逗她一番。

她还是和以前那般,一撒谎手指就会下意识轻轻地弹着大腿,还敢说自己不是慕月。

乔铭赫这些年一直派人在找慕月,但是她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现在终于找到了,白小艾却一味的否认自己并不是慕月,乔铭赫不知道她是真的不想承认,还是失忆不记得了。

等乔铭赫出去后,白小艾这次学聪明了,把浴室的门从里面反锁上了。

在这么舒服而豪华的浴室里面洗澡,也是一种享受。

于是她故意拖着时间,想着晚些出去,说不定乔铭赫就睡着了。

等她泡了个舒舒服服的澡出去时,偌大的卧室只亮了一盏床头灯而已。

她望了一眼,乔铭赫似乎已经睡着。

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,在他的身边安静的躺下。

躺在这舒服的大床上,白小艾在想一个很深刻的问题。

他们两个现在是合法的夫妻了,难道以后是要同居在一起?

不过,现在借个地方暂时的消失一段时间,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。

这样,她就不用担心父亲再拿高利贷来逼她还债。

为父亲还了那么多的钱,她已经连身都卖了,现在并没有什么可卖的了。

而且她要是再想到办法替父亲还了债,父亲更加会以为她这里有妈妈留下的财产。

正想着,腰上突然一暖,男人精健的臂轻轻一捞,便把侧身而睡,离他很远的白小艾,搂进了他的怀里面。

撞上他火热而坚硬的胸膛,白小艾的心脏蓦地狂跳起来。

所幸她现在被偎在他的怀里面,低着头,他看不到她的窘迫和羞涩。

有点不适应两个人这样近距离的相处,白小艾挣扎了几下,但是男人的手臂完全把她稳稳的圈在怀里,一丝一毫不让她离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白小艾才在这种超级帅哥拥入怀的高压下慢慢地睡着了。

等到再醒来时,身旁男人又已经不在了。

小艾微微有些奇怪,自从她和乔铭赫认识以来,这几天,几乎夜夜同眠,可是早上醒来时,他绝对不会逗留在她身旁。

她起身下床,才想起,自己的衣服全在前面的那幢别墅里,并没有在这里。

她便只能穿着浴袍,打算出去找乔铭赫。

刚一出卧室便看到在衣帽间穿衣服的乔铭赫。

此时的他,如同皇帝一般,管家和佣人都服伺在左右。

他的穿着好像很讲究,每天穿哪套名贵的西服,衬衫,还有领带,都会经过钟管家精心的配好后,恭敬地一一递过来。

就连他手上戴的昂贵腕表,也会因为当天的穿着而改变。

白小艾惊讶不已,这种超级富豪原来连衣帽间也如此的大,如此的气派。

她没敢进去,就趴在衣帽间的门口偷偷地看着里面穿上西装,一身尊贵卓然的男人的侧影。

直到他发现了她,朝她看过来。